自己的,渺小,也能,世界,事物

提問: 一只人就好比一只螞蟻? 問題補充: 有時候看到了地上的一只螞蟻,我就想,那是怎樣的一只生命呢?地球上有千千萬萬數都數不清的生命,這只是其中一只微不足道的生命而已,有時突然不經意的一腳就把它踩死,頃刻之間它就從這個世界消失了。然而它消失了,世界照樣運轉,太陽依舊東起西落,它是多么渺小呵,它簡直就是可有可無!那么這樣的一只生命,還有什么存在的意義呢? 医师解答: 人存在的意義就應該是在地球上刻上一行碩大的連遙遠的冥王星也能看到的‘XXX,到此一游’嗎?在指定事物‘意義’時,我們似乎在某種程度上是以一種高然的態度去對一個事物指手畫腳般定性——可以肆意地給螞蟻冠以‘微不足道’,也可以冠以‘偉大’等等。我們總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待世界,有時候也僅憑這雙眼睛帶來的視界去定性這個世界。不管是以一副虔誠的躬身、還是瀟灑的步伐,我們必定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管,在某個時刻自己對虔誠或瀟灑產生了動搖。新樹立起的某種觀念正把過去推翻,我們依然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在此提問到,僅用自己的狹隘的視界來定義一個世界性的意義時,我們是否太過‘囂張’了?意義只是一個總結性的詞匯,它所能涵蓋的永遠只是身后的足跡,而不是一個肉體所展現出來體積。我不知道一只螞蟻存在的真正意義是什么,但至少螞蟻并不會因僅一腳就能踩死它而感到自隘。對人也一樣,也許人類僅僅很渺小,但是我能想象阿姆斯特朗登月時踩出的那一步是多么震撼,也能想象汶川地震時,一名‘乞丐’搜遍全身捐出105元同樣給人于一股震撼的力量。存在一定需要計劃一個一個強有力的意義來鞭策或鞭撻自己,才能驅使自己前進嗎?就如上面所講,意義只是一個總結。渺小,只是因為自己身后的足跡渺小了。
創作者介紹

xiongoer

xiongo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